Feb. 18, 2016

★ 桃園每天都是書展 --我們為什麼迫切需要一家書店

【明報專訊】編按:台北國際書展今天閉幕,今年,台北小書店繼續進駐場館參展,重燃台北人對獨立書店的關注,而鄰近台北的桃園市,最近有股小書店熱潮,本文作者銀色快 手是台灣詩人、譯者,經常擔任書展講座主持,早前在桃園創辦荒野夢二書店,經常游走桃園與台北書展的他,有話想說……


我們為什麼迫切需要一家書店呢?

是為了享受閱讀空間的氣氛嗎?還是因為想要進去點一杯飲料坐下來看書呢?我時常在思考,書店對人們的意義究竟是什麼?直到我自己在社區的巷弄裡開了書店,才真正體會到書店的本質在於「溝通」以及提供人與書之間「邂逅」的場所。

台北的小小書房在2012年曾發行過一份獨立書店地圖,當時這份地圖上,屬於桃園的區域是一片空白,到了2015年,桃園的獨立書店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甚至多達十幾家,透過這 些小書店,呈現出完全不同的文化風貌,並且與在地居民互動頻密,除了賣書之外,更多了有別於以往的人情味。

>> 人與書「邂逅」之場所

我記得第一次踏入南崁1567小書店,內心帶有些許忐忑不安,我不知道書店的空間竟然只有十五坪的大小,而且櫃台設置在中間,全然超出我的想像之外,有個女人(我猜是老板娘)站在櫃台裡面專注地閱讀,只輕聲地打了招呼。我不動聲色地開始搜尋書架上的書目 ,以一種慣性的眼光開始去歸類書店主人的分類方式、選書的範圍和喜好,那幾乎是下意識的行為。針對書架進行推理,試圖還原某種閱讀的風景。

我並沒有急著要和老板娘搭訕,默默地挑了書,點了杯熱拿鐵,在桌邊坐下來翻個幾頁, 繼續我對這個小書店空間的觀察和推理,直到有一位文質彬彬的中年大叔走進來,坐在吧台邊,同樣也是安靜地閱讀,偶爾和櫃台裡的老板娘搭上兩句話,我才發覺下午的時間好像沒什麼客人耶,除了我以外,小書店顯得好安靜。

原以為小書店經營不易,若無人購書支持,很快就會面臨現實層面無情的考驗,有些書店遭受高租金、薄利潤、書市通路折扣戰的多重夾殺,幾乎沒有生存立足之地,所以才會有 人說,在臉書當道,網路書店蓬勃發展的這時候選擇開一間小書店,簡直就是在做心酸, 做功德,圓一個美麗的夢想而已,如果開書店不賺錢,還能做什麼呢?

有人開書店是為了
交朋友,有人開書店是為了推動社會運動,也有人開書店純粹是因為社區沒有一個像樣的圖書館,只好靠自己的雙手來打造。 沒想到,南崁1567小書店,在短短兩年之間辦起藝文講座、攝影與插畫展覽、社區藝文報 、南崁文化地圖,辦說故事課程培訓種子志工,甚至還舉辦了桃園最大規模的手作文創市集,最近還把書店裡發生的一些充滿人情味的故事,寫進《不專心賣書的小書店和它的常客們》這本書裡面,也是從發想到撰寫,從編輯、設計、印刷,乃至在46 家獨立書店鋪貨全部都是老板娘夏琳自己來,名副其實的獨立出版!

看到老板娘不遺餘力的發光發熱,總覺得自己似乎也該為社區居民或讀者做些什麼,內心的鬥志就這樣被激發出來,而且愈挫愈勇,有必要把書店搞得這麼忙碌嗎?原因很簡單, 因為想做的事,不只是書店而已。


>> 書店可以是夢想的發信站

賣書本身並不容易,單純只是一間賣書的店也不會有人發表意見。可是,當書店是一個閱讀的平台、社區營造的夢想基地,藝文的微型聚落,書店也不甘於只是扮演賣書的商業角色,而是變成街坊鄰居、讀者和讀者之間、夢想家和行動派互動的場域,小書店的空間更廣義的延伸,被賦予更多的意義,也承載了許多文化碰撞的可能。

我看見原本從政的羅文嘉先生為了提供孩童們有個安心閱讀的空間,毅然決然回到桃園新 屋的三合院老家,開了第一間水牛書店,如今他們不僅賣書,也跟小農批一些新鮮的蔬果販售,也努力推廣小農商品,還提供視障按摩的服務,讓居民也可以在書店空間能夠放鬆,消除一天工作下來的疲勞,同時還舉辦一些藝文活動和紀錄片放映,讓原本缺乏文化資 源的農村,也增添了些許藝文氣息。

>> 創造一間夢幻書房

另外,在龍潭的晴耕雨讀小書院,是標準的青年返鄉的代表,店主夫妻倆各自放下高薪水的工作,決心在大家都不看好的田中央,租下綠意盎然的小木屋,展開屬於新世代年輕人的圓夢計畫,他們費心整理老屋,親手改造及裝潢,連書架都是自己設計,自己做木工,和親朋好友們一點一滴逐步創造了合宜閱讀的夢幻書房,吸引了遠從台灣各地前來朝聖的人們,願意佇足停留,看一本書,喝一杯茶,挑選獨立刊物,以及一些值得收藏紀念的插畫明信片,在田中央的小木屋度過愉快的午後時光。他們說除了已經在進行的讀書會以外,未來也要和社區合作,舉辦課程和文創講座,吸引更多人喜歡閱讀,或是試著去了解文創產業是怎麼一回事。

筆者目前經營的荒野夢二書店,座落在傳統果菜批發市場和桃園觀光夜市之間,說是市場邊的書店,一點也不為過,我們原本只是想擁有自己的工作室,書店的部分則是為了分享私人藏書為出發點,逐漸衍生成為生活雜貨與二手書的販售與交換,一年半經營下來,發 現桃園的民眾對於閱讀有著迫切的渴求。隨著外部環境的變化,連鎖書店和小型文具書店也面臨嚴峻的挑戰。

>> 讓書店走進日常生活裏

許多販售新書的書店在這幾年間消失了,反倒是小書店和二手書店,卻不畏風雨的一間間地開起來,在原本被視為文化沙漠的桃園,開出了奇麗的沙漠之花,而且彼此發展出各自的特色,讓人覺得很有希望,我覺得就是要讓書店走進一般人的生活之中,成為他們日常的風景,人們才會覺得書是必需品,是精神生活不可或缺的糧食,看到路過的人們願意走進 來逛書架,找一本適合自己閱讀的書,安靜地坐下來翻看個幾頁,身為書店主人的我,感受到無上的幸福,如果一個城市多一點這樣的人文風景,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嗎?

最近,一群返鄉的桃園青年們,組織了桃園藝文陣線,希望去推動更多在地的文化活動,也利用一些有特色的咖啡館,文創空間,展覽場所以及獨立書店,又推廣他們的理念,甚至還運用公眾募資平台,希望能在今年舉辦第一屆的「回桃看」藝術節,吸引更多願意返鄉創作的青年參與這次的活動,也讓住在這塊土地上的居民更關心自己的文化發展,甚至讓外地的朋友也願意多了解我們所居住的這個城市,這些夢想也悄悄地在各個獨立書店串連進行當中,可以想見的未來,我們擁有的財富不光是物質上的,更多會是精神層面上的甚至是社會議題,公民的文化願景的傳播與實踐。

桃園的後火車站,最近成立了全國第一家東南亞書店「望見書間」,有鑑於外籍新娘和移工的閱讀需求和文化傳承,書店變得不是可有可無,而是非常迫切的需要,它又是一個進行文化交流以及不同族群間彼此學習增進互動與了解的場域。而位於元智大學附近新設的 瑯嬛書屋,則是以性別友善空間,希望納入更多元的思維,在閱讀以外,尋求更多文化認同的可能性。

我看到這麼多熱血的朋友,從一間小書店出發,努力去耕耘書香福田,我相
信未來小書店與社區之間,會發展出更多的故事和可能性,讓桃園這座原本以勞力密集和 工業生產的城市,變成孕育文化資源的沃土,衷心期許小書店繼續在街頭巷尾發光發熱, 點亮一盞燈火給城市夜歸的人。


桃園每天都是書展 --我們為什麼迫切需要一家書店 
圖文/銀色快手 荒野夢二書店主人 發表於香港《明報》世紀 2015.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