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2, 2016

★ 下午三點的秋天素描

她倚坐在窗邊。
下午三點,天有點冷,季節是秋天。
她剪了髮,短而烏亮的黑髮,恰好遮住她的眉眼,
短髮尚未及肩,耳下三公分的距離。
大約臉部中間位置,微微露出尖挺的鼻子,煞是好看!

濃密的髮絲,透出小小的空隙,隱約窺見她長長的睫毛,
像鳥羽末稍那樣輕巧,微微上翹。
形狀美好的鼻影下緣銜接著兩片薄薄的唇,
像極了國畫中仕女圖,白描的細線帶著淺淺的笑意,
隱沒在覆面的髮絲尾端,如叢林間閃現的小鹿,
一轉眼不見了蹤影。

她抿著唇,猶似思索什麼的專注著。
仔細瞧,她在看書呢,從她頸部的移動中,
透明的視線正逡巡在字裡行間,
雖然看不見她的眼睛,也猜測出有幾分靈氣。
低垂的眉眼是如此娟秀,令人浮想翩翩,
又有著執拗的個性,存在感強烈。

一條花絲巾纏著她的脖子,很隨性的垂掛於胸前。
她穿著一件無袖背心,湖水綠的顏色,
像雲岫繞過她的肩膀,蜿蜒成手臂的形狀,
她常去健身房,肌肉緊實有彈性,小麥色肌膚。

她在讀一本書,原文小說。
故事大抵是男人進入大都會的冒險奇遇。
她心裡有沒有想著男人,我不知道。
但肯定有個人在她心潭上留了影,雪泥飛鴻掠過。
故事進入她生命中的軸心,看完這一頁又翻下頁。
她穿著牛仔褲,剪裁合宜,襯托出她的長腿,
翹著腳斜坐在那張靠窗的椅子上,
腳下踏著一雙紫色鎏金雕花繡鞋,
和上半身的休閒打扮,產生了不協調的美感,
她是如此知性又具有古典美。

坐在一間城市角落的咖啡館,
裝著熱拿鐵的保溫杯緣,還冒著熱氣,
核桃桌對面的椅子上放著她橄欖緣的包包。
她不抽菸的,一派輕鬆的坐在位子上,
沒有人值得她等待。
即使坐了一下午,陪伴著她的,
也只有手上那本原文小說。

她繼續看下去,彷彿故事沒有結局。
時而輕攏她的短髮,時而做出微悟的表情。
不知道是怎樣的情節吸引著她的視線,
深深的沈浸在故事海裡,
直到她的雙肘離開核桃桌,構成伏案的姿勢,

我觀察了很久,還是沒能看清她的容貌。
這期間,她一共換了四五種看書的姿勢。
原來閱讀的女人這麼地美,這麼地危險。
我喜歡她無袖的背心露出一大截膀子,
性感而健美,還留意到她左肩後方有刺青,
一朵極豔麗的紅玫瑰,代表著什麼呢?

也許她剛從紐約回來。
告別那裡的藝術學校和她的愛情,
準備從現在開始新的人生。

2012.09.20 銀色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