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9, 2016

★ 殺戮的艱難——從內湖隨機殺人事件談起

對於令人震驚和悲慟的事件
我找不到適切的文字來表達感受

幾天前,我和友人討論到鄭捷的事件
我們的社會瀰漫著一種氛圍
只要百分之八十的人可以安居樂業
剩下的百分之二十直接忽略不管死活

那些犯罪的人、貧窮的人、邊緣的人
應該盡可能從我們的社會剔除
甚至假裝視而不見,因為他們是異類
只有我們才是正常而適於生存的

是這樣的氛圍,讓社會必須付出更多代價
去彌補、修復、填充缺損的部分

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21周年了
村上春樹為此寫出《地下鐵事件》、
《約束的場所》以及《1Q84》這幾部作品
他提出,如果不把那些造成社會動亂
所謂的犯罪者也納入社會的思考範圍
永遠只有我們(正常人)和他們(犯罪者)相對立場
那麼社會將不斷地被迫要接受震撼教育

只有把他們也視為這個社會的一分子
把他們視為我們,而非亟欲剷除的異己
才有能力重新思考和解決社會的矛盾與衝突
不是任憑濃厚的道德倫理挾著正義的旗幟

肆無忌憚地進行各種言語或行為上的霸凌


根源於內心複雜黑暗的犯行者
好像我們不用知道他為何做出令人髮指的事
只要將他用亂石打死或送上行刑台
這個社會就會重現光明,但實際上不是這樣的

看看《踏血尋梅》這部電影吧
每一個人生在世上都有其活下去的自由與尊嚴
如果缺少了生而為人的盼望
壓抑的不滿與憤怒無從宣洩
終有一天會成為不定時炸彈的

這不是單從教育與安全管理能夠防範於未然
而是我們打從心底已經放棄了這些人
只要百分之八十的人能夠好好活著
這才是我們眼中的正義

它是符合絕大多數人在社會上生存的利益,
至於百分之二十根本就不關我們的事
又何必去理解去關注呢,只要把眼睛閉著
假裝他們並不存在就好了

仔細想想,好像真的是這麼殘酷
按照著社會制度和法律運行的系統
與不按照邏輯,不按牌理出牌,隨機犯罪的生態
它其實就像光明與黑暗,是並行並存的

並沒有一個社會消除了所有犯罪就真的變得更好
反而在這恐怖的生態平衡之中,
我們會更加珍惜身邊所擁有的一切。

《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
這部電影也探討過同樣的問題
我們的社會製造出像小丑這樣的危險人物
擾亂了所有人企求的愛與和諧
不是只有掃除小丑,就能讓惡魔永遠消失
還有更多的小丑會被製造出來
如果我們逃避面對社會日益冷漠的問題
那就是鼓勵社會成為孕育小丑的溫床

把一個人送上斷頭台何其容易,又何其艱難
當家庭所維持的價值和系統被破壞的同時
也為社會埋下了許多不定時炸彈和地雷
誰能擔當那個拆彈小組,炸彈在哪裡?
如何拆除?這可能是更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文/銀色快手 圖/《踏血尋梅》電影海報

豬大爺的這篇文章值得一讀
https://goo.gl/5xabd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