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9, 2016

★ 詩的小宇宙充滿能量

上個禮拜,銀快和 K 進行書格子的調整,把原本放現代詩的那一櫃移動到斜對面也就是畫面中的這個書櫃集中陳列,友人香羽替荒野家的現代詩專區命名為「人間詩格」與日本文豪太宰治的代表作品《人間失格》諧音,當下銀快和 K 覺得此名甚好,毫不遲疑地決定採用,也微調了陳列方式,讓愛讀詩的朋友可以輕鬆找到她喜歡的詩集。

現代詩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對於自己內在的探索和情感上的種種記錄,精簡而凝鍊的句子看似易讀,卻又有語意難以捉摸的神秘性質,於我而言,那簡直是魔法書,紙頁上載滿了近乎祈禱與咒文的內容,充滿生命的奧義,智者的哲思或生活的斷面,你可以選擇任何一種閱讀的角度與之對話,詩不是用來看懂,而是用來感受的,同樣一首詩,每次讀到它的時候感受都會有些微的不同。

>> 讓人享受詩的場所

我希望提供一個可以讓人享受詩的場所,它比較像是私人書房,而不是一間商業氣息的書店,因此才會取名為荒野夢二,寫溫暖小說的井上荒野小姐和百年前的浪漫唯美畫家竹久夢二,把這兩位創作者的名字結合起來,我們認為很符合心中對於文學書房的想像。

但我們深知要在短時間讓人接受這裡是一處可以接觸到文學的場所並不容易,我們曾經失敗過,也知道特意的標榜文學的存在,難免有些曲高和寡,建立高門檻的感覺,但我們相信文學是生活的,只有在生活中淬鍊出來的文學,才有讓人一再閱讀的價值。

>> 找到讀者,書店就能活下去

文學不是活在於學術殿堂裡,也不是知識分子獨享的權力,文學其實是為了那些無法適切表達的人們發聲,為了揭露人性的真實而衍生的藝術創作,其實開一間書店沒有那麼難,真正的困難在於你如何把你想要傳達的理念,透過一間書店找到接收訊息的對象,對我們來說,那個對象就是「讀者」。

選擇在桃園市區開一間書店,其實很冒險,因為在我們住的地方方圓幾公里內,只有學校附近賣參考書的文具書店,連鎖書店主要位於火車站附近的百貨商圈,有諾貝爾圖書城、金石堂書店、誠品書店,然後就沒有了,連一間二手書店都沒有,而我們想做的是獨立書店,能夠透過書本去傳遞想法的一間店,有老闆精心挑選的書,因為老闆夫妻非常愛看書,有著近乎狂熱對知識的癡迷和執著,嚴格來說,書店就像是一種宗教,而我們都是知識的信徒。

>> 觀察閱讀行為讓我學到更多

所以一開始,我們並不知道這樣的一家書店在桃園能否生存下去,沒有胸有成竹的那種自信,也不知道目標客群在哪裡,一切只能透過實際的陳列販售,不斷地調整實驗,一步步摸索才找到符合客人需求,也符合自己想推廣的理念,這樣的一個提供書本知識來源的空間,比起書本身,我們更在乎的是人,願意接觸書本的人們在書店這樣的空間裡有著怎樣的互動,他是如何興起念頭想要看這本書,想找那本書,如何喜歡上一本書,或是下了決定今天就是要買這本書,這些過程是奇妙的,我們對於閱讀與購買的行為有著強烈的好奇心,並且相信要能持續地提供讀者需要的服務,必須要不斷地對於空間和內容進行調整或改造。

為了吸引讀者走進來,我們選擇降低門檻,以生活實用類的書作為書店前半部的重點陳列,再增加一些寄售的文創商品,老闆娘精心挑選的雜貨,花藝老師提供的乾燥花,各地創作者編輯的獨立刊物、獨立出版品,然後才是生活風格類型的書,從食譜到旅行文學,從平面設計到手作工具書,最後把中文創作、世界文學、日本文學、現代詩專區放在後面,作為整個空間的壓軸,這樣或許能讓人願意親近文學,而不是一看到它們就倒退三步。

>>成立現代詩專區是一項挑戰

去年初,便打算強化現代詩集專區的選書,辦了二場的讀詩會,幾場的詩集分享會,和幾家出版社直接進書,充實荒野家的庫藏,這樣的決定是有理由的,因為文學出版品其實包羅萬象,市場最大宗的翻譯小說,有些是大眾文學,有些是純文學,這些書不去特意地推廣也會有人認真拿起來讀,但現代詩集不一樣,它需要一些引介,一些亮點的曝光,又因為我本身寫詩也讀詩,所以我很樂意成為這些詩集一個媒介,讓桃園地區的朋友,甚至臉書上追蹤我們訊息的朋友,能多一個管道認識現代詩的美好。

你不會相信,剛開店的時候,我完全沒把握可以賣掉詩集,一來我原先設定這裡的人不會讀詩的,詩是冷門讀物,也怕詩集把讀者給嚇跑了,我們想買的也許是心靈成長、勵志小品、商業理財類,怎麼會給我詩集呢,這個我不需要,一開始的負面想法真的很多,我不會預知往後的情況將會整個翻盤。

>>有時候人生就是需要契機

覺得能賣詩集,其實是南崁1567小書店的老闆娘告訴我的,因為在她們書店所處的社區讀者,很多人對於詩集是好奇的,持開放態度的,詩是什麼?為什麼要寫詩?詩集和其他出版品有什麼不同?為什麼一首詩乃至一句詩會感到到我?觸動到感官的某些經驗?好多好多的疑問,讓老闆娘夏琳有了跟讀者互動的機會。

這些故事確實鼓勵到我,而當我遇見了那位從她口中得知的高中女生,因為書店而愛上詩集的故事主人公,她出現在荒野夢二,我們有了進一步關於詩集的話題,終於促使我跨出心中的障礙,認真來想如何吸引讀者去接觸現代詩,也剛好在這個時間點,黑眼睛文化來洽談寄售的合作,他們是出版社而我們是書店,寄售的條件對雙方都是有利的,我可以增加詩集的品項,又可以延後付款,節省書籍賣斷的囤貨資金壓力,而一直以來都有配合的逗點文創結社也持續有亮眼的詩集和獨立出版品,這讓我感到執行這件事如虎添翼,有時候人生就是需要契機,好像有人在告訴你,放心吧這件事勇敢去做,會有大宇宙的力量回應你。

>>詩集的銷售交出亮眼的成績

銀快試過各種方式進行詩集的傳播,包括店內的陳列、海報、臉書上的文章,講座活動,還有詩集嚴選,免運費的優惠,配合BBS詩版卡片詩展的曝光和發送,甚至將書籍背面的名字排列成一首詩,成為衛生紙詩刊、煉詩刊、歪仔歪詩刊販售的據點,在摸索讀者喜好的過程,不斷去挖掘大家都想讀,大家都想擁有的詩集。或是一本裝幀設計十分特別的詩集。

憑我印象所及,從去年四月到今年的四月,這些詩集賣得最好。包括:葉青詩集《雨水直接打進眼睛》、《下輩子更加決定》各售出八十幾本;eL的《失去論》六十本;任明信《你沒有更好的命運》二十五本、《光天化日》三十本;宋尚緯《共生》二十本、《鎮痛》八本;畢贛《路邊野餐》二十五本;鴻鴻《暴民之歌》十六本;瞇《沒用的東西》十五本; 德尉《病態》十本、《戀人標本》十本;鯨向海《A夢》三十五本;《假牙詩集:我的青春小鳥》十二本;許赫《原來女孩不想嫁給阿北》十二本;潘柏霖《1993》十本;馬尼尼為詩文集《帶著你的雜質發亮》二十二本,鄭聿《玻璃》十五本;《羊宇宙的沉默》預購一百五十六本。

>>獨立書店在城市角落散播詩的種子

沒想到詩集的銷售竟然佔了整年度營收的十二分之,換句話說,去年到現在,我們有一個月的營收靠的是詩集,這個數字非常驚人,被出版業視為票房毒藥的詩集,可以由黑翻紅,成為讀者們的新寵兒,這當然要歸功於獨立出版人的努力,逗點文創首當其衝,它改變了一本詩集的出版型態,甚至推出詩人的男孩團體,如此新穎的行銷策略,還有黑眼睛文化持續出版好書,以及正要邁開腳步陸續推出詩集的「斑馬線文庫」。

同為獨立書店的小小書房,旗下相關的小寫創意,也陸續出版《帶著你的雜質發亮》、蔡宛璇《陌生的持有》、游政穎《遠方的綠光》、李雲顥《河與童》、魏安邑《到下一個周日》、零雨《田園/下午五點四十九分》這些詩集有著安靜和優雅的特質,等待讀者去發掘它們的美好。而銀快在台北國際書展讀字辦桌的攤位上觀察到的現象是,有愈來愈多的迷你出版社推出詩人的作品,用盡各種巧思設計包裝,讓每一本詩集都有自己美麗的舞台得以登場亮相。

>>影響力最廣的網路詩社群

有位讀者收到寄去的詩集傳訊息跟我說,這些詩集都設計的好美,感覺拆開包裝就像是收到禮物一樣興奮,忍不住快點翻開來閱讀,把詩集設計成像是精巧的藝術品,我聽了也覺得很開心。這一年來,有更多詩的讀者浮出水面,除了詩集的出版品蓬勃發展之外,臉書上的網路詩社群也是關鍵性的因素。

銀快經常關注「晚安詩」、「每天為你讀一首詩」這兩個粉絲專頁,其中「晚安詩」有156,160 人按讚,「每天為你讀一首詩」有41,825 人按讚,加起來有近廿萬的潛力讀者,原來喜歡讀詩的人口這麼多,他們有的在網路上分享,有的願意去書店買一本自己喜歡的詩集,甚至有自己擁護的詩人,感覺詩的文藝復興比起上個世紀七零年代的風潮似乎更加興盛。

荒野家經常接到電話和臉書訊息,問我們還有沒有賣這本詩集,詢問度最高的分別是宋尚緯《共生》、潘柏霖《1993》、eL《失去論》和《假牙詩集:我的青春小鳥》很多訊息都是從「晚安詩」得知的。而近日的「含羞草疑似抄襲事件」也在「每天為你讀一首詩」粉絲專頁上討論的沸沸揚揚,足見新的讀者已經成形,詩集的出版和關注詩的年輕讀者都有了新的閱讀文化和豐富生態,這對於創作者而言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結語:詩的小宇宙充滿能量

我所知道的,世界上任何一個文學板塊運動都有詩參與其中,在國外的獨立書店,由詩人來朗讀詩,由小說家來朗讀他的作品,由劇作家讀自己的劇本或別人的劇本,都是非常普遍的活動,單純的朗讀和討論,就讓文學的風氣在各個角落蔓延開來,詩作為一種文學的象徵也好,文學運動的風潮也好,在每個世代裡都有它的意義與價值,詩人之所以會有論爭,多半在於美學態度的不同,審美經驗的交流與交鋒,有時候,詩更像是一種理念、一種主張、一種信仰。不管抱持著怎樣的態度,我覺得詩永遠是豐盛,值得欣賞和挖掘的礦藏,身為讀者,你很幸運,因為詩的小宇宙充滿能量,你沒辦法抗拒它的吸引力。

文字 / 銀色快手
攝影 / 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