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8, 2016

★ 神秘團體的存在 H 01

經朋友介紹才得知那個神秘團體的存在。

他們通常只有在黃昏出沒,沒有聯絡方式,沒有住址,沒有名稱,沒有人知道會在哪裡遇見他們,行蹤飄忽接近詭異的程度。據朋友形容,他們存在的歷史比想像更久遠,聽說從中世紀就開始地下活動,以一種秘密結社的方式吸收會員,並在固定的時間尋找未來的繼承者們。
 
我的朋友從事奇特的行業,牽涉的層面複雜,簡單來說就是替黑社會洗錢,這行業說穿了也沒什麼,不需要考證照,不需要拋頭露面,但你必須要有人脈有管道,只要錢不是經由合法的金融機構進行跨國交易或匯兌,就有人替特定的客戶進行洗錢。
  
當然洗錢不是重點,重點是我朋友如何遇見那個神秘團體,姑且稱他們為旅行幻術師好了,這樣解釋起來比較容易,他們是在某個酒吧偶然認識的,先是聊起一些碼頭邊的走私事件,然後聊到某個企業集團不為人知的不法勾當,最後不知怎麼聊的,朋友說他經手的一位女性客戶有長年精神上的困擾,到處尋醫都求助無門。

而幻術師的其中一名成員,是一位身穿古著紳士型的人物,頭上還戴了一頂酒紅色禮帽,他對我的朋友說,假使有需要,可以引介那位女性接受特殊的諮詢,對於這方面的問題,他們有專人提供疑難雜症的服務,朋友覺得那人態度滿誠懇,看上去不像是壞人,也就打聽了相關的訊息,約定在某個星期三的傍晚,在街角的電話亭碰面。

旅行幻術師提供諮詢的場所,從來不在固定的地方,他們會在城市裡尋找無人住的空房子,進行數度探勘後,確認屋主不會再返回才開始動手布置成適合作業的空間,固定會有人接待,房間會打掃乾淨,但不會進行多餘的裝潢,因為長久沒人居住的房子被斷水斷電很正常,所以他們備有油燈提供必要的照明,通常這些場所都設在相當隱密的地方,從外觀上根本看不出來裡頭進行什麼樣的活動,也更讓人好奇走到這裡究竟是要做什麼。

朋友獲得的聯絡訊息很有限,就寫在一張紙條上,用手寫的筆跡標明幾點幾分在什麼地方,可以找到下一張寫有指示的紙條,路線很迂迴,為掩人耳目,負責接應的人也是一身神秘裝扮,也真是保密到家了,在坐上專人駕駛的轎車之前,眼睛還得蒙上黑色布條,直到抵達活動進行的所在地,進入指定的房間,客戶才會看見這次諮商的工作人員,大多是身形纖瘦的妙齡女子,依目測體重絕不超過45公斤,她們動作優雅嫻熟,談吐得宜,不會有工作以外多餘的交談。

客戶們彼此之間會介紹,但都以特殊的方式互通信息,他們不使用電子通信設備,也不會在報紙媒體登廣告,要找到他們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他們要是鎖定了特定的客戶,總會有辦法和對方聯繫上,這種本事應該跟頂級的偵探社沒什麼兩樣吧,不過他們的手段柔軟多了,不會給人壓迫性的感受,這也是他們能夠長久經營這一行的所掌握的獨門秘訣,畢竟要在險惡的環境下,從事高收入的行業,沒有三兩三,豈能上梁山。

臨近夜晚前的逢魔時刻,街巷開始起了霧,從遠處看去,街燈淹沒在一片茫茫的霧海之中,有輛車子緩緩駛進一棟長久荒廢的古屋大院,今晚就是我那位朋友,陪同他的女性客戶接受心理諮詢的時刻,搭乘的那輛私家轎車不知已拐了多少個彎,穿過多少街區才來到位處偏僻的這處住宅區,待司機停妥把引擎熄火,這時有妙齡女子穿著樸素的連身裙,拉開車門帶領我的朋友和他的客戶,走向古宅的深處,已經有工作人員在等待他們了,正當眼睛矇著的黑布條被取下之際,我的朋友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 故事待續 H 01

文字 / 銀色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