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8, 2016

★ 六角形棺材 H 02

正當眼睛矇著的黑布條被取下之際,
我的朋友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該怎麼形容呢?那地方超乎想像的豪華和空曠,雖然從壁紙、陳設與裝潢風格可以分辨出是一棟有歷史的宅邸,但保存得出乎意料之外的完好,有些物件不知何故,使用純白色的床單之類的布料蓋住,從上面堆積的灰塵推斷應該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人使用過,也沒有人去碰觸那些封存的物件,好似拍賣古物的倉庫,空氣帶有一股陳舊的氣息,但無論是地板、沙發、牆上的掛畫,都沒有遭人破壞的痕跡,很難想像原屋主是為了何種緣故,捨棄了這棟房子,是獨居老人無人繼承遺產嗎?還是移民海外,房子一直沒能脫手,又或者是某個政要遭人暗殺,家族無人出面主動處理房產的事。
 
總之,當我朋友睜開眼睛慢慢適應屋內幽暗的光線時,種種疑惑和猜想一瞬間湧上來,僅僅是幾秒之內閃過的念頭,就在他回過神來,準備去攙扶那位年長的女性客戶時,一聲「晚安」輕柔的招呼聲從他身後傳來,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就是剛才形容過的妙齡女子,左右各有一位,相當恭敬有禮貌地,向今晚的二位訪客說「請跟我來」那聲音在空間中迴盪開來,因為空間相當寬敞的緣故,而輕柔的聲波一碰觸到牆壁,就立刻被壁紙的材質吸收進去,四周又再度恢復原初寂靜的狀態。
 
那位年長女性我們姑且稱呼她為 A女士,矇眼的黑布條摘下之後,她也睜大眼睛好奇地觀察屋內的情況,嘴裡不時發出無意義的驚歎聲,一邊聽從妙齡女子的引導,進入走廊深處的房間,走廊上鋪著厚厚的地毯,因此他們走路是不會發生任何聲響的,很明顯地只有這張地毯不屬於這棟宅邸,為什麼呢,很簡單,它樣式很新潮,而且才剛洗過,你仔細聞,清洗劑的人工香氣加上烘乾的味道十分明顯,但走廊仍是昏暗的,只有牆邊的柱子有等身大的魔鬼雕像,雙手高舉著蠟燭,表情很嚴峻,總覺得魔鬼的眼神似乎監看著,我朋友也不敢回頭張望,妙齡女子的步伐很快,一行人就這樣穿過走廊進入最裡邊的房間。
 
「裡面已經為二位準備好了暖毯和熱飲,請盡情享用」妙齡女子再度開口,打開房門,裡邊有二張富有設計感的仿古椅子,還有一張簡單而別緻的棗色茶几,冒著熱氣的茶飲在有點涼意的秋日夜晚,更顯主人體貼的一面。我朋友和A女士二人坐定後,一個靠在牆上的木製六角形盒子,像西洋棺材一般的造型,直立地放置在他們面前,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特別地突兀,好像會有人從裡頭走出來似的,妙齡女子領他們進入房間之後,便安靜地守在房間的角落等待,房裡的光亮是利用油燈照明的,忽明忽暗的恍惚感,影子也隨之在地板與牆面上游移,使得神秘而詭異的氣氛更添一層。
 
等待的時間異常漫長,在彼此沒有交談的情況下,空氣顯得特別凝重,但房間並沒有令人窒息的感覺,因為風的緣故,忽明忽滅的燈火,代表有風從外面吹進來,房間的溫度相較於戶外要高一些,膝上的暖毯也增添了些許暖意,只是等待這件事本身,有種莫名的壓力,不知道接下來會遇見什麼人,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不管你怎麼去猜,去揣想接下來的時間,會有怎樣的故事進展,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覺得如坐針氈,覺得焦躁難耐,但也無可奈何,該等待的還是必須去等待。
  
朋友的心情就像是坐在候機室的旅客一樣,既期待又怕會落空吧,況且同行的人還是他重要的客戶,但A女士反倒一派輕鬆,氣定神閒的喝著端在手裡的熱茶,她的太陽穴附近微微地冒汗,身旁的妙齡女子默不作聲地為她遞上了手帕擦汗,A女士微微頜首致意,但她們之間很有默契的,沒有進行任何交談,彷彿彼此心領神會似的。
 
除了風之外,我朋友開始在意起水聲,安靜的房間裡,任何聲響都特別明顯,他仔細聆聽,房間裡有水聲,像是小河流過一般潺潺的水聲,閉上眼睛,你不會以為自己是身處於房間,反倒有種在山林裡的感覺,彷彿河水在你觸手可及的地方,但你卻看不見他,只有聲音不斷地流淌在耳邊,彷彿在近處,細聽又覺得有些遙遠,不可思議的感覺,若非親臨現場,難以想像在這房間的地底下隱藏著一道看不見的伏流,流向未知的黑暗深處。
 
原本應該讓人覺得悅耳的水聲,那種在你睡前聆聽的舒緩自然樂音會夾雜的水聲,此刻卻因為等待,心中的不安逐漸膨脹到無法掩飾的程度,朋友不由得興起一種強迫的念頭,好想要知道水聲的來源,昏暗的燈光下,視覺變得比平時要遲鈍許多,他想開口詢問妙齡女子,甚至已經比出手勢,想引起對方的注意,但妙齡女子完全不為所動,靜靜地凝視前方那個六角形像棺材的東西,朋友順著她目光的方向望去,空氣似乎為之凝結。
 
就在此刻,六角形棺材的門打開了!

/ 故事待續 H 02

文字 / 銀色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