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8, 2016

★ 格林威治街 H 03

就在此刻,六角形棺材的門打開了!
 
那是不甚悅耳的,老舊木門所發出的尖銳聲響,從門後的幽暗處緩慢出現一位背有些微駝,走起路搖搖晃晃的老婦人,從她臉上的皺紋看得出有一把年紀,銀白色的髮往後梳成了髻,一襲素雅的黑衣黑褲,左手拄著拐杖,右手輕易地將六角形的木門推開,她開口說「你們來啦」沙啞的喉音打破空氣中的沉默。
 
我朋友不由得從椅子上彈跳起來,又覺得動作有些唐突,連忙裝作鎮定,正思忖該怎麼接話時,「我們是某某介紹來的」這句話從他的嘴裡不經意地說了出來,老婦人彷彿知曉所有秘密似的,用安撫的語氣對他說「我知道,你們先進來吧。」
 
原以為A女士會發出驚呼聲,沒想到她比想像中來得氣定神閒。表面上不動聲色,但她的眼角微微地抽動了一下,這個細微的動作,看在拄著拐杖的老婦人眼裡,自有一番解讀,她的眼神銳利從他們倆身上掃過,嘴角微微地上揚,露出難以言喻的笑容。
 
當老婦人跨出棺材的那一刻,左右二位妙齡女子也迎上前去,並做出手勢,示意二人跟隨老婦人進入六角形的門,湊巧一瞧,原來那不是棺材,而是一道通往更深處秘密小屋的門,設計得十分精巧,讓人以為只是靠在牆上,像魔術師常用的表演道具那樣,被擺放在馬戲團後台的某個角落而已。
 
老婦人說完便轉身隱沒在黑暗中。二位妙齡女子將牆上燃點的油燈取下,尾隨其後進入六角形小屋,我朋友和A女士也不疑有他,跟在女子的後頭,才發現裡面別有洞天。有著木紋的地板,木紋質感的牆壁,斜斜的屋頂也是原木搭建而成,和方才所見的豪宅感受截然不同。
  
我朋友好像來到《愛麗絲夢遊仙境》的畫面,喝下貼有「請喝我」水瓶中的飲料之後,她的身形忽然變得巨大,只能彎著腰,相當辛苦地撐著尚未適應的龐大身軀,以免她的頭撞到天花板,現在的情況正是如此,所有人都低著頭魚貫進入小屋,勉強可容身的空間,中央放了一個乳白色的陶瓷浴缸,浴缸裡沒有水,可供斜躺的位置,能舒適的躺在裡面,浴缸的底部是平坦的,但必須屈起雙膝,浴缸的四隻腳則是好端端立在原木地板,像溫馴的綿羊那樣,令人安心的陪伴。
  
當二人的眼睛適應了周邊的昏暗,只見老婦人面對著浴缸,坐在有扶手的木搖椅上,表情安詳地閉上雙眼,這時候其中一名妙齡女子攙扶A女士,小心翼翼地讓她躺進浴缸裡,好像要進行類似受洗儀式的前置作業,另一名妙齡女子則是引導我朋友暫時離開秘密小屋,把六角形的木門帶上,悄聲在他的耳邊說,進行諮商的過程不能被打擾,請在外頭耐心等候,沒多久屋內的妙齡女子也走出小屋,現在裡面只剩下老婦人和A女士獨處於一室。
 
朋友後來跟我說,他記不得自己是怎樣離開那棟古老的宅邸,中間的過程一點印象也沒有,好像被人施了迷魂術似的,當他意識清楚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原本住處的房間裡,醒來已是隔天的中午,拉開窗帘外面的天空灰濛濛的,看得見行人在街上走動,但他卻想不起任何關於秘密小屋後續的細節,像是大腦被強制關機,沒有留下任何那段消失時間的記錄。
  
花了好長的時間才完全恢復清醒,他忽然想起A女士,不知道她怎麼樣了,他在床上到處翻找,終於在散落的外套口袋找到手機,從通訊錄找到A女士的聯絡號碼,立刻撥了通電話給她,電話鈴響了幾聲,接起手機的是一位陌生男子的聲音,自稱是A女士的秘書,說她正在寢室休息,現在不方便接聽電話,等她醒來以後,會提醒她回電,朋友留下自己的手機號碼給對方,雙方的通話就此結束。
 
朋友愈想愈不對勁,後來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他真的一點印象也沒有,不管怎樣,一切都要等A女士回電才有辦法得知,他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現在是下午接近一點,感到肚子餓也是正常的吧,此刻的他,很需要食物來填補莫名的空虛感,於是他決定穿好衣服,先下樓去找間餐廳吃飯再說。
  
就在他準備跨出房門的時候,發現門縫夾著一張手寫的字條,上頭寫著一行字,字體秀麗端正,是藍色的鋼筆字,此外再無別的訊息,他並不知道這張字條預示著一連串奇異旅程的開端。

「今晚 9 點,格林威治街 62 巷 37 號」
    
/ 故事待續 H 03

文字 / 銀色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