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8, 2016

★ 主廚之死 H 04

「今晚 9 點,格林威治街 62 巷 37 號」

 

字條上是這麼寫的,烏鴉心想該不會是那個神秘團體下達的指令吧,他知道想要主動聯絡對方是不可能的,通常是對方想要約見面的時候,才會透過特殊管道傳遞訊息,是什麼樣的訊息?用什麼樣的方式傳遞?當事人接受到訊息之後,又會有怎樣的反應和行動,這些都必須在嚴密的安排下進行的,不能有半點疏漏。

  

烏鴉慎重其事把字條摺疊起來,放進外套內裡的暗袋,扭開房門的喇叭鎖之後,將門反鎖,核桃木色的門上鑲有數字 208 房間號碼,那是邊緣沾染鏽痕的黃銅製品,走廊上的每一間套房都有一組專屬的號碼並不會重複,如果需要打掃服務,只消在喇叭鎖上掛著「我需要客房服務」的字牌,就會有專人拿著備用鑰匙進入屋內進行清潔或整理的服務,把它想成是飯店管理模式,大概就能理解了,這些都包在每個月的管理費裡面。

 

沿著樓梯走到公寓的一樓,基於職業本能,烏鴉確認了街上沒有可疑的人物,便朝著西邊的方向,前往他平時習慣用餐的那間義式小館,走路不到十五分鐘的距離,鄰近移民區最熱鬧的日用雜貨商店街,那裡的飲食店都別具特色,印度烤餅、墨西哥辣炒海鮮麵、新疆烤全羊,也有專賣土耳其料理的穆斯林餐廳,味香四溢,整條街上飄散著特有的異國氣味,來到這裡不飽餐一頓,怎麼對得起自己的肚子呢。

 

那間義式小館,座落在商店街的最邊間,隔壁是阿根廷移民開的香料店,光聞那些乾貨的氣味,只要是正常人都會忍不住吞口水,因為他們會下意識地聯想到裹著香料粉用炭火烤的新鮮肉串,肉汁和油脂沿著旋轉架滴下來,在烤盤上滋滋作響的畫面,這種想像有助於唾液的分泌,別說是烏鴉,連我看了都會莫名感到巨大的餓,彷彿要將我吞噬一般。

 

烏鴉最喜歡吃墨魚義大利麵,雖然各式香料的氣味誘人,但完全比不起墨魚麵的魅力,主廚是玻利維亞的移民,擅長義式料理的手藝其實是他太太傳授的,他們是在歐洲旅行的時候認識彼此,太太在義大利主修古典樂,家族是出了名的美食主義者,所以幾乎每位家族成員都很會做菜,用的都是真材實料絕不馬虎。

 

這種從小養成的味覺訓練可不簡單,但主廚真的很有烹飪天份,把老婆傳授的秘訣完全吸收之外,也會加進自己的靈感,煮出色香味俱全的極品佳餚,店裡的拿手料理之一就是這道墨魚義大利麵,橄欖油的香氣,爆香的蒜片下去炒,吸飽墨汁的麵體Q彈的咬勁,加上老闆調製的獨門醬汁淋上去,天哪,簡直是人間難得的美味,店裡總是擠滿了等待享受食物的客人,幸好現在已過午餐時間,烏鴉走進餐館沒多久,主廚就親自將墨魚義大利麵端上桌,還附了一杯色澤誘人的紅酒,這是熟客才有的頂級待遇。

 

烏鴉先是舉起紅酒杯略微搖晃一下,湊近鼻子嗅聞它的香氣,然後喝了一口,讓它在舌間譜出迷人的旋律,這神奇的液體很快地提振食欲,隨即用叉子捲起義大利麵放入嘴裡,深吸一口墨魚的味道,此刻的他被幸福感所充滿,絲毫未覺在他左後方的那張餐桌其實有個人從剛才一直在監視他所有一舉一動。

 

那人表面上邊看報紙邊吃著香料燉飯,但實際上餐盤裡的食物並沒有隨著他的動作有所減少,他凝神專注地看著大快朵頤的烏鴉,到底這人是誰?什麼來歷?從剛才就尾隨著烏鴉來到這間餐館?還是早已在此守株待兔,知道烏鴉會走進來用餐。要不是他的仇家派來跟監的,就是那個神秘團體委託來傳遞消息的,總之不會是令人愉快的事。

 

奇怪的是,那人身上散發著一股魚腥味,不對,正確來說應該是食物放久發臭發酸的味道,憑著烏鴉靈敏的嗅覺,不可能察覺不到那樣明顯的氣味,但烏鴉依舊沉浸在美好的墨魚義大利麵,對於近在眼前的威脅似乎完全無感。

 

空氣中流洩著輕快的義大利民謠,主廚趁人少的時候整理餐具和廚房的料理台,並準備晚餐要使用的食材,沒有留意店內的情況,如往常一樣,他從冰箱打開一罐黑麥啤酒,愉快地哼著民謠的曲調,繼續手邊的工作。烏鴉很快地把墨魚麵吃完,用餐巾擦去嘴角沾到的醬汁,將盛著紅酒的杯子舉起一飲而盡。

  

正當他準備從口袋裡掏出皮夾,欲揮手示意主廚來桌邊結帳時,突然發現餐盤底下的餐墊紙以細小而工整的字跡寫著「快離開這裡,否則會有生命危險」烏鴉被這一行字嚇到,走進餐館還不到半小時吧,除了主廚以外,誰會把字寫在這上面呢?

 

他不由得站起身欲衝出門外,也不管是不是被人誤認為吃霸王餐,眼下還是逃命最重要,這時候廚房突然傳來一聲槍響,伴隨著男人的慘叫聲,烏鴉暗叫不妙,連忙奪門而出,原本假裝吃著燉飯的男子,亦尾隨其後,離開了餐館,徒留空無一人的座席,如今主廚生死未卜,鮮血從廚師服的外緣不斷流了出來,也沒人知道殺手的去向,這突如其來的凶案會跟烏鴉接觸的神秘團體有關嗎?

 

烏鴉驚恐萬分,雖然沒有親眼目睹主廚遇害的現場,但情急之下也顧不得其他,只能拼了命地往商店街的出口方向跑,他知道有人從後面緊跟著他,心跳的脈拍也加速起來,說時遲那時快,就在路口附近,有輛深藍色的轎車正好停靠在路旁,坐在駕駛座的女子搖下車窗,向著烏鴉揮手,好像是他認識的朋友,那女子一開口就大聲地呼喚他:

 

「時間來不及了,快!快上車!」

 

/ 故事待續 H 04

 

文字 / 銀色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