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0, 2016

★ 運鬼人的手下 H 05

「時間來不及了,快!快上車!」

烏鴉加快腳步,衝向那輛深藍色的車,打開車門鑽入副駕駛座,那個尾隨他的男人死命地跟在後頭,眼看他的手就要搭在車窗邊,作勢要將烏鴉攔下車,這時候女子快速轉動方向盤,重踩油門加速前進,總算順利甩掉那個男人,對方好像很不甘心,從身後掏出手槍朝車子這邊開了幾槍,幸好都沒有打中目標,唯一被擊中的只有車後頭的尾燈外殼,幾枚碎片散落在柏油面上。
 
「你沒事吧?」
「剛才真的把我嚇到剉屎了,話說妳怎會在這裡?」
「是大鬍子找我來的,他說你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原來是彼得,他怎會知道我的行蹤?」
「你不是有手機嗎,他是用 GPS 定位找到你的」
「彼得找我做什麼?那個沒心肝的,我又沒欠他錢。」
「你這人嘴巴還真賤,要不是彼得找我幫忙,說不準你連命都沒了,還在那邊耍嘴皮子。」
 
這時烏鴉的手機響起嗶嗶聲,從口袋掏出來一看,果不其然是彼得發給他的視訊,他趕緊接起來把手機湊近耳邊。
 
「妳等我一下,我接個電話先。」
「沒問題,我專心開車」

手機畫面傳來大鬍子彼得熟悉到不行的那張臉,背景是某商城的電子櫥窗,彼得手中秀出一張字條「今晚 9 點,格林威治街 62 巷 37 號」幾乎跟烏鴉中午收到的訊息一模一樣,連手寫的字跡也差不多,可以斷定是出自同一人筆跡,見到那字條烏鴉自然感到十分訝異,那張字條明明放在他口袋裡。

「喂老兄,你怎會有那張字條?」
「別問我怎麼來的,拜託你今晚九點務必準時赴約。」
「你知道義式餐館發生的事?」
「嗯,詳細我不太清楚,不過那個主廚其實也是組織裡的人。」
「組織?你指的意思是?」
「電話裡說不清楚,到時見面再聊吧。」
「那現在我該怎麼辦?」
「別擔心,海豚小姐會把你載過來我這邊。」
「所以說這棟大樓是你業務的據點嘍?」
「到時候就知道了,我先忙一下。」

彼得說完話,視訊畫面旋即消失在手機螢幕上。

「所以我們接著要往哪兒走?」烏鴉迫不及待問道
「斜角巷呀」海豚打趣地說。
「什麼斜角巷?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咧。」
「想去的話也可以載你去噢」
「真有妳的,還有多久會到?」
「你這人很沒耐性耶,再過幾分鐘就快到了。」
「跟妳說話我才沒耐性,哼哼」
 
烏鴉和海豚從高中時代就一直是很好的朋友,海豚從事網頁設計的工作,他們是在北角咖啡館認識的,那裡聚集了許多有趣的人,有空再細說,海豚後來成立了自己專屬的設計工作室,專接國外客戶的設計案,收入還算優渥。兩人每次見面總是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吐槽對方,其實他們是無話不談的好麻吉。
 
至於大鬍子彼得,為人相當海派,那張嘴能言善道,死的也能說成是活的,什麼事到他那裡沒有不成的,做事乾脆俐落,從不拖泥帶水,經營的事業也發展還不錯,十足十的生意人頭腦,烏鴉和他在生意上有些往來,雖然先前那個案子弄得彼此不太愉快,但老朋友情份還是在的。
 
海豚小姐則是幫彼得公司的品裨行銷網站負責美術設計,反正圈子小,兜了一圈大家都是認識的,久而久之也培養出工作以外的情誼和默契,對了,他們以前還經常去蟹老闆Pub喝酒,每次買單都是大鬍子彼得一手包辦。
 
海豚小姐開著她的愛車,平穩地駛入矽谷商城的地下停車場,停妥了車之後,二人沿著電梯直上 24 樓,電梯爬升的速度非常快,離開地下層之後,玻璃牆外視野極其遼闊,這是個面對海港的商城,除了競爭激烈的 3 C產品外,也有海內外的知名品牌進駐,樓下是賣場區,樓上是商辦空間,大鬍子彼得的辦公室就在這裡,現在時間是下午三點多,港邊的天空出現童話般的雲朵。
 
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大鬍子彼得站起身,目光望向門口的方向,一名身穿機能性運動裝,身材勻稱,臉蛋姣好,俏麗短髮的熟齡女子率先推開門步入他的辦公室,緊接著是一名頭髮微秃,戴著黑框眼鏡,左右耳都有穿環,標準業務員打扮的男子,跟在後頭走了進來。
 
「唷,你們來了。」
大鬍子見到老朋友神情愉快,順手按了一下桌邊的對講機,對隔壁房間的秘書說「有客人來了,幫我端二杯黑咖啡來,不要加糖和奶精。」

頭髮微秃的男子就是烏鴉,他拿起手帕擦著額頭上的汗,大鬍子用眼神示意二人在沙發區坐下,自個兒則是從身後的書架取出一個檔案夾,裡頭是一些文件以及照片,並隨手遞給了烏鴉,烏鴉擦完汗,小心翼翼地翻開裡頭的檔案,先是摸不著頭緒,接著眼睛睜得好大,屏氣凝神地閱讀文件中的資料。
  
「海豚謝謝妳的幫忙,幸好有妳在。」
「大鬍子哥別這麼說,這點小事沒什麼。」
「來的路上有沒有注意到別人跟蹤?」
「我有仔細留意,但應該還OK,路上沒什麼可疑車輛。」
「那就好,待會我有任務要交代妳。」

秘書很快地送來了黑咖啡,盛滿黑色汁液的骨瓷杯特別典雅,杯緣和咖啡碟上都有金色手繪上去的植物與花草圖案,十分賞心悅目,大鬍子刻意不說出哪個咖啡產地的豆子,就要想讓他們猜猜,這是身為主人的心機,說穿了不過是想炫燿罷了。
 
海豚小姐是出了名的咖啡控,平時在家也時常自己煮咖啡來喝,她拿起杯子靠近嗅聞了一下,那是南美洲原產的哥倫比亞莊園豆,香氣濃,口感明亮活潑,酸中帶苦,卻有著迷人的層次感,啜飲少許,在舌頭的各個部位會不時綻放出微妙的火花。
 
「我說老哥,你特地把我找來這兒,就是為了看這些?」
「難不成還有別的嗎?你不知道自己捲入很麻煩的事喏。」
「麻煩的事?你是指神秘團體?」
「對啊,我在同一天接到同樣的指示。」
「你說那張字條啊,對啊,怎麼會跑到你那裡?」
「我怎麼知道,這是早上秘書從門縫底下發現的」

烏鴉從口袋掏出一模一樣的手寫字條,把兩張字條並列在桌上,仔細端詳了半天,發現只有一個地方不同,就是在大鬍子拿到的字條背後,寫上英文字母 KAFKA,那是捷克文的烏鴉,有一位偉大的文學作家,就叫這個名字,眾所周知的卡夫卡。 
 
「過沒多久,我就接到一通電話,對方用極低沉的嗓音說話,他告訴我,你很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要我趕緊去救你,你知道那個人是誰嗎?」

「快告訴我是誰?」
「那人就是義式餐館的主廚。」
「玻利維亞人帕德雷斯?他被槍殺了耶!」
「沒錯,就是他」
「為什麼他會知道這些?他怎會有你的手機號碼?」
「這可說來話長,總之他是組織裡的人。」
「什麼組織?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你還記得前天晚上去了哪裡?」
「隱約還記得,但我不能說,那是秘密。」
「這就對了,你不能說的那個秘密,跟這件事大有關係。」
「我搞不懂這兩件事有什麼關係,老哥你就別賣關子行不行。」

「他是運鬼人的手下!」
「什麼?!」

 
/ 故事待續 H 5
 
文字 / 銀色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