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7, 2016

★ 眼見不一定為憑——哭聲

「哭聲」這部電影在短時間內引起網路熱烈迴響,被譽為神片不是沒有道理的,想學習分鏡、剪接的人,這是一部相當好的範本。劇情相當緊湊,又融合了多種戲劇元素,包括懸疑推理、超現實夢境、恐怖驚悚、神怪魔幻又加上人性考驗與宗教哲學辨證,將「驅魔」此一類型片推向全新的境界,中國有句成語叫做「環環相扣」意思是一個環節緊扣另一個環節,每個環節或者過程之間相互關聯。想要理解這個成語的意境很簡單,進戲院看完「哭聲」立刻秒懂。
 
韓文的「哭聲」和「谷城」發音相同,帶有一種雙關的意味,「谷城」是環繞著全羅南道的一座山中小鎮,長滿了各種迷人的捕蠅草,居民大多純樸善良,卻連續發生駭人聽聞的滅門血案。
 
片頭引述一段新約聖經路加福音有關耶穌復活的經文,這段話是解開全片謎團最關鍵的鑰匙「他們卻驚慌害怕,以為所看見的是魂。耶穌說:你們為什麼愁煩?為什麼心裡起疑念呢?你們看我的手,我的腳,就知道實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路加福音24:37-39
 
第二串鑰匙出現在片尾的五分鐘。導演羅泓軫花了很久的時間琢磨劇本,他運用一種文學上所謂「後設」的寫法,將觀眾可能的觀影反應也納入故事情節裡,也就是說觀眾買票進電影院的那個瞬間,就已經默許了自己扮演故事其中的角色,即便是捕蠅草裡的獵物也活得很開心。
  
「你以為你走進這裡還能全身而退嗎?」這句台詞不僅是對著信仰不堅定的教會神職人員說的,同時也是對觀眾說的,那種渾身不對勁毛骨悚然的後勁,會一直持續到你離開電影院還陰魂不散,這就是終極的恐怖!
 
眼見不一定為憑,但若非親眼所見,你會相信那是真的嗎?
 
全片緊扣著宗教符碼,在信與不信,迷悟之間,真相早已經離我們遠去,當善與惡沒有明顯的分際時,人性面臨了最大的考驗。韓國神秘的薩滿巫俗與西方傳入的基督教天主教在本片中撞擊出精采的火花與交鋒,你不能不說這是一部宗教意味極為濃厚的片子,它或多或少挑戰了我們的價值觀,卻沒有被南韓宗教界抗議列為禁片也真是令人嘖嘖稱奇。
  
筆者出生於一九七三年,那年發生了很多關鍵性的事,包括驅魔片類型的始祖「大法師」The Exorcist在美國上映,該片根據一九七一年的同名小說改編而成,而小說則是改編自一九四九年一位驅魔神父Roland Doe 在美國的馬里蘭州親身體驗的一宗驅魔案件。
 
只不過主角從男孩變成了女孩。《大法師》講述一對母女生活愁雲慘霧,住在位於華盛頓的舊公寓裡。家中不知為何連續發生怪現象,先是出現閣樓上的奇怪撞擊聲音,當女孩在母親面前玩過現今年輕人很流行的「碟仙」之後,發生在小女孩身上的各種奇怪事件接踵而至,她會在宴會賓客面前說出「你們全部都得死。」之後開始尿失禁,小女孩的睡床某天晚上突然劇烈搖晃,接著小女孩性情丕變。母親到處苦尋各種現代醫學治療卻不得其門而入,最後決定尋求驅魔儀式為小女孩進行治療。
  
這故事有沒有感覺很熟悉?沒錯它就是驅魔類型片主要的故事架構,今天把同樣的架構移植到南韓全羅南道的山中小鎮,再加上一些懸案類型片的哏,以下是延伸閱讀克林伊斯威特主演的《緊急追捕令》Dirty Harry(1971)、《罪魁禍首》Suspect Zero(2004)、《殺人回憶》Memories of Murder(2003)、《索命黃道帶》Zodiac(2007)這些電影主要是參考美國著名的連續殺人魔黃道十二宮殺手Zodiac Killer,或譯為星座殺手、黃道帶殺手,可以上維基百科查閱詳細內容。
  
由於這起發生在美國六零年代的殺人事件,衍生出一種假設性的「零度懷疑理論」Suspect Zero。或名為「最低懷疑理論」。在《罪魁禍首》片中湯瑪斯曾經拜訪一位專家,他提出了最低懷疑理論,以解釋嫌疑犯奧萊安留下的“ф”符號。
 
我們不妨舉個例子解釋:你曾經見過50英尺的鯊魚嗎?假設你的答案是沒有。目前我們捕捉到最大的鯊魚有24英尺,這就能證明不存在50英尺的鯊魚嗎?一群生物學家便如此解答了這個問題。你知道饑腸轆轆的鯊魚會接近人類,但對於一隻50英尺的鯊魚來說,海洋永遠是藏滿美味佳餚的餐桌,它可以靠鯨魚和大章魚維持生活,它可以永遠不用浮出水面威脅人類。因此這些生物學家認為,即使有50英尺的鯊魚,我們也不會見到它們,所以應該有50英尺的鯊魚,只是我們從來沒看到罷了。最低懷疑理論與此相似,假設有一個連環殺手足夠聰明,可以在某個特定時期躲過追捕,並且隨時隨地出現在我們的眼前而不被懷疑。
 
因為我們的心裡面有疑惑,所以不敢相信眼前所見是真實的。可以被合理懷疑的事,因為各種因素我們在自己心裡面去編織它理由,而且深信不疑;因為我們對於神明或天使或魔鬼有著既定的印象,所以我們也容易被類似的形象所迷惑,去相信不可能相信的事就是信仰嗎?還是植入我們腦海中的意念呢?我們所祭祀的所崇拜的那些真的是神明嗎?神明就應該要有求必應嗎?導演透過電影狠狠甩了觀眾一巴掌,有時候惡意是沒有理由的,只要放出誘餌,就會有魚兒來吃,但上鉤的獵物真的是受害者嗎?
 
本片中發生慘案都不是魔鬼親自下得毒手,而是藉由被蠱惑的人們去殺害他們的血親,並依照這樣的模式複製下去。根據舊約聖經創世記的說法,該隱與亞伯是亞當和夏娃所生下的兩個兒子。該隱是農民,他的弟弟亞伯為一個牧羊人。該隱是歷史上第一個人類,亞伯是第一個死去的人類。該隱犯下歷史上第一次殺人事件,他殺害他的兄弟亞伯,甚至想要隱瞞他自身所犯下的罪行。而谷城這個純樸的山中小鎮,絕大部分的居民都是農民,這個設定很難不讓人和該隱聯想在一起。
 
在導演的訪談裡,揭示了作為父親的鄉下警察所拋出的疑問,為何魔鬼會找上他的女兒並下此毒手,無名女子回應他:「不讓去的地方偏去,不讓做的事情偏做,讓無辜的人成了殺人兇手」 人們面對未知的恐懼時,會陷入矛盾與慌亂,導致做出錯誤的判斷與選擇,宛如宿命般的悲劇亦尾隨而至。
 
最後引用微博上的一段話:「這世界上關於惡的定義、來源、方式,都是有描述的,除去只會講解與展示宗教美好面的神職人員。在世界上已經存在的正統宗教中,關於世界的一切本源,一切痛苦與罪惡,其實是有描述的。不止是宗教,人類的法律、人類約定俗成的道德觀念,這些關於錯與對,善與惡,也都是有描述的。但是人類依然會源源不斷地去犯錯與犯罪,不讓去的地方偏去,不讓做的事情偏做。對的事情不願理解不願相信不願聽從,只做惡的事情或錯的事情。最終令惡魔得逞。」
 

文/銀色快手
圖/哭聲的電影劇照